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I Love 贵州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94|回复: 0

“待用公益”席卷全国 [复制链接]

admin 实名认证 

管理员

落伍者

Rank: 9Rank: 9Rank: 9

至高无上 荣誉市民 守法公民 环保大使 论坛劳模 美食探花 评论专家 文采飞扬 铁杆粉丝 特别贡献

发表于 2019-6-19 22:04:56 |显示全部楼层


    只用三条微博,就能发起一个公益项目,并在很短时间内迅速传遍全国―这样的奇迹,只有陈里这个拥有2500多万粉丝的“网络大V”才能做到。  

    “待用公益”所包含的随时、随手、随地、随便任何人都能做到的特征,或许是这一项目能够如此迅猛发展的根本原因。    

    1月12日,“待用公益”倡导人陈里在自己的微博中发了《欢迎参与“1・12”2015年首个“待用公益日”》的长微博。    

    这其实是一则微倡议书:“2013年4月12日,我的三条微博引起了一场全国性的待用公益活动,为了记住这个日子,唤起民众关心弱势群体的爱心,倡议每年的‘12・12’即12月12日为待用公益节,每月的12日为待用公益日,鼓励和号召民众随时随地,对身边的弱势群体量力而行地献上一份爱心。各电商和各种公益平台均可参与配合。”    

    这是继“待用快餐”后,陈里对“待用”这一公益理念的进一步延伸。按照他的设想,“待用快餐”可以发展为“待用XX”,比如“待用农产品”、“待用学费”、“待用家政”、“待用公益”等,以便让更多有需要的人“有尊严地享用”。    

创意来自“倒逼”   


    陈里如今是一个有着诸多身份的人,除了中央政法委宣教室副主任这一官方身份外,他在微博上的认证身份是:三农学者、社会学学者、管理学博士、待用公益倡导人。最值得一提的是,他是一位有着2500万粉丝的“网络大V”。    

    “每天微博上都有几百人@我,寻求帮助。”陈里说。    

    据陈里介绍,他的“待用公益”项目最早的出发点,看起来好像是一时兴起,其实也来自微博的“倒逼”。“看到因一时经济窘迫而被迫乞讨的弱势群体,心里不是滋味,就想着如何给他们提供更体面的帮助”,于是,“待用快餐”的想法很快成型。    

    陈里也承认,他的这个创意源自欧洲普遍存在的一个概念:“待用咖啡”。这个传统起源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咖啡馆,在那里,人们买咖啡时,常常会多买一两杯,留着给贫困的咖啡爱好者享用。    

    2013年4月12日晚23点,时任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陈里发了一条微博:“我觉得在中国一些快餐店,可以为贫困残疾人、老年人,提供一些‘待餐盒饭’,这更符合中国国情,也能给弱势群体一定尊严。”    

    23时12分,他再发呼吁:“希望公益人士、爱心市民、大学生献一份爱心。最好是一些符合卫生规定的连锁店参与,并经过有关部门许可,向社会公示。”    

    23时22分,陈里发出第三条微博:“在一些正规餐饮场所,如果跟前有贫困者的话,爱心人士可以顺手多买一份‘待餐食品’,并由饭店经营者以适当形式交给贫困人员享用。”    

    陈里后来说:“我知道不会有太多的人在当晚就能看到我的呼吁。但是我想,即便只有一个人看到,那么在这个夜晚,对‘待用快餐’的思考就不再只有我一个人。”    

    但网络的反应是陈里始料未及的,这三条微博在很短时间里就引发了网络热议。    

    第二条微博发出去不久,就有一位名叫“终南卧云”的网友@他。“终南卧云”是台湾人,在西安开着一家名叫“御上文化厨房”的餐馆,他明确响应陈里的“待用快餐”倡议,并承诺从第二天,即2013年4月13日起,每天由他本人提供5份“待用快餐”,他同时也欢迎顾客认购“待用快餐”。    

    第二天,“终南卧云”果然在店里挂上了“本店提供免费‘待用快餐’,请入内点餐”的招牌。当天还有4个网友去这家餐厅吃饭时买了爱心餐,使“待用快餐”达到了10份。    

    “御上文化厨房”成为全国第一家提供“待用快餐”的餐厅,但在最初两天时间里,10份“待用快餐”一份都没送出去,因为还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    

“快”不得的“待用快餐”    


    2015年1月12日的首个“待用公益活动日”,网友“黑娃”转发了《华商报》的一篇图片新闻:1月11日中午12时30分许,一碗免费的葫芦头泡馍端到61岁的保洁员沙师傅面前。沙师傅说:“我在西安做保洁员有十几年了,从没吃过葫芦头,因为一碗近20元太贵了,没想到今天吃到了免费的。”家在商洛的沙师傅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    

    陈里转发了这条微博后,感慨道:“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就这么低。听起来让人有些心酸。国家富强了,可总有些底层民众干最脏最累的活,却得不到最基本的享受。我们在享受现代化的生活环境和条件时,别忘记这些黄领劳动者。”    

    其实,西安不仅是响应“待用快餐”最快的城市,也是响应餐馆最多的城市,34家餐馆陆续加入了“待用快餐”。    

    西安“魏家凉皮”公共宣传部的可炜告诉记者,他们从网络和相关报道中了解“待用”后就立即参与进来。从2013年6月起,“魏家凉皮”8家直营店都加入了“待用快餐”公益活动”。    

    “一开始,我们在每家门店准备了150份,还有一个单位和一些白领也认购了几十份。”可炜说,虽然门店挂上了“待用快餐”的标识,但最初领用“待用快餐”的人并不多。“从去年年初开始,领用的人才逐渐多了起来。”    

    据可炜介绍,现在一周大约会有五六份被领用,有流浪或乞讨者,也有忘记带钱的。    

    “我们接到总部的指令是,不管什么人,只要他们开口需要,我们就会提供给他们一份免费的‘待用快餐’,让他们有尊严地享用。”可炜说。    

    目前“魏家凉皮”南大街店还存有360份的“待用快餐”,“待用快餐”陕西志愿者李广森认为,领用“待用快餐”的人少,与宣传工作还没有到位有很大的关系。    

    在央视主持人徐卓阳看来,“待用快餐”不能图“快”,要“慢慢”来。成熟一个推出一个,“快”不得。    

    “终南卧云”说,曾有企业界的朋友想一次性认购“御上文化厨房”大量的“待用快餐”,但被他拒绝。“如果接受这样大额度的认购,就失去了‘待用快餐’所奉行的大家帮大家的宗旨了。”    

网络大V的微博之路    


    陈里说,他在网络上发起“待用快餐”公益活动,并没有听到过嘲讽和质疑的声音,这与他此前所遭遇的情况完全不同。   

    过去,只要这位实名认证的官员在网络上一有动作,总会有人跳出拍砖。“作秀”,成为他最常见的“罪名”。    这样的“罪名”,有时也让陈里感到委屈,因为作为农家子弟,作为拥有管理学博士的官员,他确实是怀着一颗真心在网络上发声的。

   1958年,陈里出生在河南省镇平县一个普通农家。他是家中7个孩子中的老大,曾因家庭成份问题,他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甚至无法正常升入高中。

   参加工作后,陈里先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宣教处任处长,2004年调任陕西省公安厅纪委书记,后考取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专业博士研究生。

   2006年8月,陈里任陕西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分管公安科技信息化、法治和监管工作。2010年,他开始接触微博。

   “我对新兴的技术和产品一直都比较感兴趣,微博刚兴起时我就开通了账号,但那只是个私人账号,没有认证。闲暇时,自己发一些文章、音乐到微博上。刚开始还不到1000个粉丝。”

  2010年4月,陈里提交了个人微博实名认证。那时的他并没有料到,日后他会成了一位拥有2500多万粉丝的网络“大V”。

   陈里开微博,最初的本意是希望破局。“执政党和领导干部需要迎接网络政治带来的挑战,走进网络,听民意,解民忧。”

   2012年5月25日,陈里在微博上看到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倡议请农民工吃饭,便发了微博:“想请几名农民工兄弟吃饭。”5月27日晚7时,他在西安市鼓楼广场与八名农民工一起吃了顿羊肉泡馍。他对大家说:“这里没有厅长,只有陈里。”

   让陈里没有想到的是,这顿饭使他遭遇前所未有的舆论风暴。有人批评他,一个公安厅厅长,又不是民政厅厅长,请农民工吃什么饭,就是作秀。有人甚至质疑,那些农民是“托儿”。

   陈里解释说:“这次宴请其实就像一次普通的家庭聚会,因为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跟农民工吃饭很有收获,让我了解他们真实的生存状态,也为我研究三农问题提供了参考。”

   但舆论不依不饶,很多网友依然质疑,陈里一赌气,不玩了,宣布退出各大微博。

   关闭了微博,陈里在网上却看到很多挽留的文字。“官员上微博不容易,要承担太多不该由其个人承担的体制责任。”“陈厅请留步,我们新生代农民工需要您。”“身正不怕影子斜”……

  陈里的微博又恢复了。“是网友们把我叫回来的。”他说。

   微博运转“待用公益”



  “待用快餐”的传播速度,让陈里感觉惊讶,也感到欣慰,但也有很多担忧。

   “‘待用’是一项民间微公益,它一旦出现脱轨,毁掉的不仅是‘待用’,更是大家对公益事业的信心。”陈里觉得,必须尽快组建一支志愿者团队。

   恰在此时,他的微博收到一封私信,一个叫李映文的年轻人提出要做“待用”的第一位志愿者。

   2013年4月14日,李映文开通了“待用快餐”的微博;接着,“待用快餐”公益网站上线了。

   而在同年4月15日,兰州的“和尚头面庄”成为甘肃第一家“待用快餐”响应店家。同日,云南昆明,河南洛阳都有商家响应“待用快餐”。没几天时间,重庆、江苏、青海、黑龙江、武汉等地都出现了响应者。

   而在各个城市,“待用快餐”也很快有了志愿者团队和负责人。

   李映文现在是“待用公益”项目全国总负责人,他告诉记者,西安、贵州、郑州等地,“待用”志愿者团队都发展得非常好。    据介绍,陈里在微博上倡议“待用快餐”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得到全国各地300多商家的积极响应。3000万网民也开始关注这种在家门口就“可以随时、随地、随手、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的公益项目”。

   更让陈里惊喜的是,“待用快餐”很快又被各地网民赋予了更为丰富的内容。陈里发起“待用快餐”第三天,河南电视台新农村频道官方微博便发布消息称,将送出10张“待用电影票”。此后,各地新出现了“待用饮用水”、“待用理发”、“待用蛋糕”、“待用旅店”等新的响应方式。

   也有网友提出,家中有很多“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与其最终浪费掉,不如将它们留给有需要的人”。

   这让陈里感觉到,“待用快餐”后续的发展方式还可以有很多,甚至可以成为人们随手就能做的公益。    


    “这是一个讯号,我国的土壤非常适合‘待用’模式成长,它的内容也应当多样化。”陈里说:“既然‘待用快餐’具有消除乞丐的可能性,那么‘待用学费’会不会可以让‘失学儿童’这个词语从我们的字典中消失呢?”  

  于是,陈里不再强调“待用快餐”,而是更多地使用“待用公益”这个词儿。他说,“不管哪种‘待用’,其目的都是解决弱势群体的生存问题,是将各个方面的帮助统一放到爱心平台上,然后由弱势同胞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选择领用。”

  陈里进一步强调:“中国式‘待用公益’必须是特别尊重人尊严的公益模式,这个是‘铁律’。”


  (陈里著述《小善大爱》一书对本文有贡献,部分图片由“待用公益”网提供,一并致谢。)





 

融媒体全平台,扫一扫更精彩

周一不好耍
贵州味道_贵州产业带平台_更多产品采购请点击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今日推荐

文明贵州:“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活动火热进行中
文明贵州:“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活动火热进行中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文明贵州”将开展“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活动,面向全省征集相关作品。

查看 »

Archiver|手机版|我爱贵州美食网 ( 黔ICP备11002441号-1 | 贵公网安备 52030302000539号 )  

GMT+8, 2019-11-15 13:07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8-2019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