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天下贵州人 - 我爱贵州美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95|回复: 1

白菜汤里的虫子   [复制链接]

Rank: 1

论坛劳模 美食探花 评论专家 文采飞扬 铁杆粉丝

发表于 2012-1-17 18:08:5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归家庭煮妇。重操买菜做饭收拾房间的旧业。

   干燥高温的气候需要多吃水果蔬菜去火降燥。白菜是每天汤菜里必不可少,也是吃不厌的。今年因旱所致,白菜很贵但卖相好的也不多。

   水池边专心的清洗着买回的白菜,想要发现些什么可是也怕发现。脑子里突然冒出己故多年的外婆,还有我的学生时代。

   那时上初中,每天中午放学都去外婆家吃饭,亦或是放假大都时候跑去与外婆做伴。外婆眼睛天生近视,年老后视力更差。看报纸几乎是举到了眼睛边上,可怜的是冬天烧炉子,她常用手去摸找绑在炉盖上的铁丝,要将它拎起来把炉盖打开加煤或是炒菜蒸煮东西,因为看不到只有用手去摸索,就常常把手指烫得全是泡。外出也常常因看不清而摔得满身是伤。记得一次天刚黑下来,她跟外公两人走在路上,外公回头找不到外婆了,回去找她时才看到外婆刚被两个好心的女孩子从没有盖盖子的路井里拉上来,庆幸的是外婆掉下去时两只胳膊是撑着井的边缘,使得没有完全掉下去,否则很难被发现的。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小时候,大概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家里的亲友去我家玩儿。那时我们住在所谓的乡下,外婆姨妈舅舅他们都住市里,就我家相对较远,家里人都常去看我们,也因我妈他们几姊妹感情好,相互经常走动。那次大家吃完饭热闹完后天黑外婆他们就要回去了。我和爸爸妈妈送一行人出去,经过厕所(七十年代时都是公用厕所),几个人都进去方便,外婆也在其中。一会儿都出来了,只有外婆最后。当时出来的都站在下面的道上说着话,谁也没有注意,也没有谁想到外婆的眼睛不好,去扶她一下,都忙着侃呢。这时悲剧发生了。因为公厕比我们站道的位置要高出一米,走出公厕来还要下几个台阶才能到道上,阶梯的边上是条长长的下水沟。外婆出来时因天黑看不见,她凭着我们说话的声音辨别方向,就顺着行走过来。危险即将发生时己来不及让外婆停下脚步,来不及去保护她的安全。所有人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外婆一脚踏空,掉进了水沟里。将她救出时她己浑身是血,还夹杂着下水沟里的一股恶臭。全家人吓得七手八脚的将外婆送进了医院。从此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敢再掉以轻心,只要外婆在,身边就必有个保护她的人,做她的眼睛。

   接着说回我在外婆家吃午饭的事儿。那时有一阵我很怕吃外婆做的饭。米里爬的都是肉肉的软体虫,要么就是黑黑的那种小小的硬壳虫,熟煮后的饭里随时都挑得出己由白变红的虫;豇豆、棒豆、四季豆、里也常能看到被炒熟了的虫子。白菜汤里也常漂浮着绿绿的菜虫,有时竟然是很肥很大的一只,翻着它的白肚蜷缩着身体躺在鲜美的菜汤里,让人无法下筷,失掉吃饭的勇气。所以常常欺付外婆看不见,悄悄的把饭给倒掉了。有一次大舅下班去外婆那里吃饭,那天象是虫子的聚会,最多的一天。饭里随处可见,炒的架豆也尽是虫子,还有白菜汤里。外婆看不见啊,所以她正常的吃饭,舅舅也有些近视,加上那天他可能实在太饿,添了三碗饭,埋头吃得倍儿香,竟然一个虫子也没看见,或许看见了他也懒得管,只要吃饱就行。而我端着碗下不了筷不说,看舅舅吃得我心里直翻腾,想着那些个虫是怎么进入他的嘴里、、、、、

  年纪小不懂事,就只觉得外婆老了,嫌她做的饭菜太不干净,嫌她用那黑黑的手摸我的脸。那时心里就想以后我可不能象外婆这样脏,衣服上吃得满是油点儿。等再大些,上技校时,看到外婆那双苍老的黑黑的手并满是伤痕,我的心会针扎般的痛。那双手抚摸我的脸和身上,是因为她根本就看不清我的面容。我长大了,而她却老了,她的脑海里留下的是我小时候的样子,她只能通过抚摸来感受长大的我变成什么样儿。只因眼睛看不见她那双黑黑的瘦弱的手充当眼的功能,用手去摸煤试大小,用手去摸拭炉盘上有无杯子或是碗。因为看不清,她过年砍鸡时竟然将自己的左手砍出一道大大且暴露出白骨的伤口。那时的外婆坚持要跟外公单独过,谁家都不愿意去,而那个年代子女们都为了生存而奔波着,无暇更好的照顾他们,所以外婆常出状况。

  而今外婆离开我们己经好多年了,可她还活在我的心里。好想再得到外婆那双手的抚摸。要是她活着,我一定要让她跟我住,不再让她吃满是虫子的米饭,喝不到漂着虫子的菜汤。天天用热水给她泡手,再给她的手擦满护手霜,禁止她的手再去摸炉子和碰煤块。再给她配一付好的眼镜,让她戴着清楚的看看她一直疼爱着己长大成人的儿孙们。

  多年来菜汤里是否有虫似乎成了我评判一个人是否走向衰老的条件之一。果然我先后从爸爸还有妈妈做的菜汤里证实了自己怪异的想法,也真正感受到他们正渐渐步入年迈,从他们为自己配制老花镜起,从他们看东西或商品上的字需要他人帮他们念读起,我知道他们真的开始老了。再接着从我后来嫁的这个人做的菜汤里也吃出了虫子,他也需要女儿来帮他看字、穿针,我觉察出他也不年轻了,所以我叫他老头儿。今天洗着白菜的我,哪天会在我的菜汤里也发现了虫子呢?我不敢去想。我仔细的清洗着每一片菜叶,想用自己锐利的眼睛将藏于叶上的虫子秒杀掉,不允许它出现在我端上桌的菜汤里。当我得意并自以为是的喝着鲜美无虫的菜汤时,头上的几根白发出卖了我己留不住的年轻,我拦不住那盘有虫子的菜汤正在倒计时的出现,我也看到架在老头儿鼻梁上的老花镜迟早也是属于我的,怀着忐忑的心等待着女儿饭桌上的一声叫尖:汤里有虫!、、、、、、
 

融媒体全平台,扫一扫更精彩

贵州味道_贵州产业带平台_更多产品采购请点击 》》

Rank: 2

铁杆粉丝

发表于 2012-1-18 13:58:28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贵州味道_贵州产业带平台_更多产品采购请点击 》》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今日推荐

千古贵茶:从夜郎古国的茶马古道走来
千古贵茶:从夜郎古国的茶马古道走来
“探索贵茶缘起,品味杯中浓情。”高山迷雾中的贵茶,在镜头下悄然揭开了埋藏千年的神秘面纱。

查看 »

Archiver|我爱贵州美食网 ( 黔ICP备11002441号-1 | 贵公网安备 52030302000539号 )  

GMT+8, 2019-12-11 11:34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8-2019 Comsenz Inc.

回顶部